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教育 > 新疆风情 >

2011西行漫记

来源:暂无  作者:新疆部  发表时间:2011-09-02 10:37  浏览次数:1036 次 

        2011年8月18日,应学校安排,封朝晖、周宝红、胡彩花、陈香婷、姚瑶、许滢倩六位老师在新疆部主任王新勇老师的带领下,踏上了迎接我校新疆部学生返校读书的征程,并顺利将300余名学生安全及时地护送到校。

        一、少食多餐适应时差

        8月18日晚,在五小时的飞行后,我们一行抵达乌鲁木齐,早已明白2个多小时的时差意味着什么,可当看见快晚上7:30后的太阳依然在天空时还是觉得那么的不适应。入住雪莲酒店后我们开始晚餐。完后匆匆睡觉。我们很快用少食多餐的方法适应了饮食上的时间差,7点吃早饭,11点自备中饭,14点“点心”(实为新疆地区午餐正餐),5点自备晚饭,21点“夜宵”(实为新疆地区晚餐正餐)。只是在那边我们用东部的作息时间起床,用西部的作息时间吃饭、睡觉,睡眠严重不足。不过凡事有弊必有利,一天真的可以做很多事。

        二、长途旅行欣赏美景

        先是四天时间游喀纳斯景区。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之大,第一天的行程就有8-10小时的车程,出发时天还是暗的。由于是散客拼团,车子在乌市接客人就花了一个半小时,要是我们不是第一站客人该多好啊,可以多睡会儿。9点正式从乌市出发,车赴布尔津。途经石河子、奎屯、克拉玛依,一路戈壁、沙漠,只有路边的电线、车子走的宽宽的马路和偶尔经过的城市能看出人类的痕迹。经过乌尔禾魔鬼城的时候正值烈日当头,只远远地看了看这些风蚀地貌便离开了,导游说回来时愿意看的可以看一下,结果原路返回时没人愿意下去再游一番了,许是新疆旅游太累人了。路过克拉玛依时,路两侧无数的“磕头机”让我们认识了这个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第一个大油田。由于周围恶劣的自然环境,千百年来它不被人们重视。直到解放前,一位维吾尔老人,在黑油山集油洼地捞取原油,骑毛驴往返于乌苏与黑油山之间,用黑色的油换取生活用品,此处产油才为人所知。“不长草的地方都长钱。”导游说。

        晚7:30到布尔津附近的五彩滩。五彩滩位于布尔津县城以北,是前往哈巴河县与喀纳斯的必经之路。它毗邻碧波荡漾的额尔齐斯河――我国西北内陆唯一的一条外流河。我们眼里只看到了河对岸树木成林,河这边一片荒芜,典型的雅丹地貌,看来看去感觉没什么好看的。找出“新疆旅游景点分布图”,找不到五彩滩的名字,找到了另一处五彩湾,是不是我们把旅游景点名字弄错了?我们是该去五彩湾的,而不是五彩滩的?这怎么可能也算是个4A级景区呢?时间已是近晚9:00,我们坐了下来,在落日余辉中无限憧憬起我们没有去的五彩湾来。

        回到家后整理拍过的照片,忽然发现了五彩滩的妙处,与河对岸葱郁青翠的河谷风光遥相辉映,猛烈的河流冲击以及狂风侵蚀,形成了北岸的悬崖式雅丹地貌,由于河岸岩层抗风化能力强弱不一,轮廓便会参差不齐,而岩石含矿物质的不同,又生出种种色彩,这就是“五彩滩”名字的由来。可谓“一河隔了两重天”,多么强烈的反差!难道这还不美?

        而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一缕斜阳,岩石的色彩以红黄色为主,间以绿、黄、白、黑及过渡色彩,色彩斑斓、不愧是“新疆最美的雅丹地貌”。据说有风的时候,沟壑里、岩石下,到处都会发出长短不一、高低不同的怪叫声,更让人觉得神秘莫测。还有一点你会感觉奇怪,明明似乎是坚硬的岩石组成,一脚踩去,表面土质却非常疏松,让人担心是不是会踩碎了这巨石。

        第二天又是一大早,坐了3小时的车,我们到了喀纳斯。喀纳斯湖是中国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北部的著名淡水湖,被推测为古冰川强烈运动阻塞山谷积水而成,为堰塞湖。喀纳斯湖湖中传说有湖怪“大红鱼”出没,我们没有见到。这么多人,即便有,它也不会供你观赏吧。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感觉有些近似九寨沟的水,由于一行人中有刚从九寨沟回来的,说这里没九寨沟美。但能在大西北突然出现这样的美景自然是该惊叹一番的。白哈巴村――被誉为“西北第一村”, 中哈边境的一个原始村落。生活在这里的图瓦人过着安静、祥和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园木搭建的小木屋三三两两散落着。我们去图瓦人家家访,一直以为家访商业气息很浓,本不打算去,去了才感觉真的没白去。于是又顿悟知足常乐的道理,我们对喀纳斯湖向往已久,把它描画成仙境,想象成春季的山花烂漫,秋季的色彩斑斓,冬季的白雪皑皑,而我们此去正值夏末,树叶绿色渐萎,又未变黄,而水色也不如其他三季清澈,所谓青黄不接,于是便产生心理落差,而对图瓦人家访本不抱希望,但却忽然间听到了由“苏尔”吹出的天籁之音,又有能够用同时发出高音和低音两个声部的喉音唱法的演唱将我们带到苍茫的大草原上,又与之学习舞蹈,还品尝了图瓦人家制作的小吃,便觉心满意足。

        第三天上午到了禾木村,一般都说白哈巴村、禾木村去一个就可,去了才发现两个村落虽然类似,但又有很多不同。回程中又碰到了几个哈萨克的马童,很可爱,你以为在逗他玩呢,其实是他在逗你玩。晚上吃到了布尔津的烤鱼,太美味了,大伙儿狼吞虎咽以致于吃饱了还没品出个味来,实在令人遗憾。

        第四天返回乌鲁木齐。

        整整四天喀纳斯之行,几乎有三天的时间在车上,在新疆看美景真不容易,不过好在王新勇主任给我们安排的旅行社很不错,免去了我们一路找吃的辛苦,行程非常顺利。

        第五天出发去天池,终于看到美景了,我们一致认为夏天的天池要比喀纳斯美。天池东南面就是雄伟的博格达主峰,主峰左右又有两峰相连。抬头远眺,清澈湖水、皑皑雪峰和葱笼挺拔的云杉林,构成了天池高山平湖的迷人的景色。

        第五天去了吐鲁番,老师们总结了一下:达坂城风力发电的大风车,很好很强大;吐鲁番市以西的交河故城,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很旧很破烂;吐鲁番以北的火焰山,很热很没意思;葡萄沟有很多葡萄,只能看不能摘,好看不能吃。

        三、四天三夜顺利返校

        8月25日已是学生到雪莲宾馆门口报到的日子。同学们陆续报到,大多学生都都相互认识,男生们见面之后往往会握手并拥抱,感觉孩子们很成熟。到了晚上,同学们基本都报到了,还有几个没来,王新勇老师就打电话联系他们,有的电话打过去是空号或者拨不通,不知打了多少个电话。

        晚上王老师让我们6个人集合开会,分发火车票,并对明天的工作进行分工,三人负责一个年级,三人负责行李搬运。

        第二天赶往乌西站,离上午10点集合时间还有1个小时,学生们在指定的地点开始排队,男生在前,女生在后,便于上车后男生帮女生把行李放行李架上。光照越来越强烈,各班班长在帮助老师点名。无论老师还是学生,在烈日下所体现出来的纪律性与对他人的关心与关爱令人钦佩。最忙的要数王新勇老师了,先是跑到新生那边了解情况,再是安排老生列队,还要给仍没到的学生打电话询问情况,

        上了火车,王老师与内学办的两位老师负责带学生们上车,其他老师在安置好行李后去学生车厢,一路经过的其他学校车厢的学生们一片混乱,走这段路挤得非常辛苦,心里在想着应该带个扩音器,好指挥学生放置行李。一到我们的车厢,便惊讶于眼前的景象。我们的学生都已安坐座位,行李一字排开整齐地安置在行李架上。不得不佩服王新勇老师高超的领导指挥能力和我们学生的高素质。

        四天三夜,火车前两天驶过的均为非季风区,一路沙漠戈壁,强烈的日照再加缺少植被的地表使气温很高,温差很大。现在“王指挥”兼职“王医生”了,学生有个头痛发烧的都找他。每天,我们都会定期不定期地巡视,看看孩子们的情况。总会遇上感到不适的学生,就想方设法尽可能改善他的身体状况。

        说是学生专列,其实就是临时客车,一路得避让其他车辆,因此火车开得虽不算慢,但停车时间很长,仅徐州就停了一个半小时,而车一停就是既闷又热的时候。王新勇老师忙前忙后,照顾好学生又安排我们的饮食,不仅给我们带了很多好吃的,偶而也带我们去餐车吃饭,换换胃口。

        所幸,一路无事。有个孩子由于缺少走动,脚肿得走路都没法走,一走就疼,在老师车箱休息了一夜后早早离开回到了自己的车箱。很多孩子虽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都能自己克服,这就是我们的学生们,坚强而乐观!

        四天三夜后的中午,我们终于看到了上海二字,到家了。